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铸清华 > 四十一、芳华正茂 上

四十一、芳华正茂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爷这话实在是抬举我了,”贾帧正色道,“我不过是太后抬举,王爷关爱,才能入值军机,怎么敢说是坐镇军机?就是燕公也是在下的老前辈,我是万万不敢当王爷这话的,这军机处,自然是议政王当家作主,我等均受王爷安排就是,”李棠阶在边上也连忙点头。』』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师傅谦虚了,”恭亲王又退让了几番,见贾桢心意似乎已决,李棠阶更是道德君子,于是也就分派了起事物,李棠阶领的差事最少,而贾桢领的差事最是清闲体面,贾桢心里微微冷笑,面上却是丝毫不露,欣然应了下来,大家热热闹闹,和谐得说笑了一番,微微坐了一会,也就散了。
  
      过了二日,曾国藩的折子上来了,说的是江南平定,又请裁撤湘军之事,军机处们众人不敢怠慢,和恭亲王等人议了议,于是将议定的结果报给了皇太后。
  
      “恩?还是要裁军?”太后听到军机处的禀告,不由得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是,”这一日因是兵部的事儿,所以陈孚恩也在养心殿参与商议此事,“曾国藩折子上说,一为将士厌苦行间;二为沾染官场习气;三为缺额严重;四为骚挠之事时有生,以致归民有官兵不若长毛之叹;五为将士以军营为传舍,任意远,投效他处;六为重蹈八旗绿营兵败不相救的覆辙。曾国藩说的这六点弊端,微臣看来,确实是存在的。”
  
      在攻克金陵之后,湘军更形“强弩之末”,失去原有的旺盛战斗力。曾国藩指挥湘军进犯太平天国时,对天国居民极端残暴。早在他出省顽抗太平军之前,他要对起事农民必须“草薙而擒洗之”,他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出省作战后,其凶恶残暴变本加厉。李元度在江西作战时。所部弁勇杀掳焚淫,四者兼备。曾国藩指示李元度说:“各属民未厌乱,从逆如归”,希“无惑于妄伤良民。恐损阴鸷之说,斩刈草菅。大局或有转机”。在芜湖保卫战期间,曾国荃将菱湖诸垒中出降的太平军七八千人悉数斩杀,事后,曾国荃自己也吓得神魂不安。曾国藩写信给曾国荃说:“既已带兵。自以杀贼为志,何必以多杀人为悔?此贼流毒南纪,虽使周孔生今,断无谋不诛灭之理。既谋诛灭,断无以多杀为悔之理”。
  
      “是,此外,奴才以为,曾国藩位极人臣,手握东南,他自己殚精竭虑。如坐针毡,太后为了保全功臣,也应该散了湘军,并裁撤左宗棠部和李鸿章、江忠源等部。”宝鋆说道。
  
      曾国藩在受到朝廷的重用之后,就多次表示:“一介贫窭,身跻六曹,且兼摄两职,若尚不知足,再生觖望,则为鬼神所不许。受恩深重。官至二品,不为不尊;堂上则诰封三代,儿子则荫任六品,不为不荣。若于此时再不尽忠直言。更待何时乃可建言,自是以后,余益当尽忠报国,不得复顾身家之私矣。”
  
      此外这也是和曾国藩大把地把钱撒在朝中大佬身上,有极大的关系,宝鋆就收到了曾国藩的一万两银票。这会子帮衬一句,无伤大雅。
  
      “这话原是也没错,”太后点头,在帘子后头环视众人,“大家都是这个意思?文山?贾阁老?”
  
      “微臣倒是有别的想法。”贾帧说道,贾帧边上的文祥惊奇得看了贾帧一眼,却也没多说话,依旧低了头下去。
  
      “哦,你是什么个意思?”太后问道。
  
      “如今北边有僧王健锐营等,南边里头以曾国藩的湘军最为骁勇,若是直接裁撤,将来若是又有洪杨逆匪作乱,岂不是手足无措?”贾帧说道,恭亲王默默点头,“湘军如今虽然良莠不齐,可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比如这淮军湘军的火枪营,就是海内翘楚,淮军的火器营可是打的过洋人的,若是因为有扰民之事,军饷不足而一并裁撤,岂不是因噎废食,舍本逐末?”
  
      “阁老老成谋国,”太后嘉许了一句,“那依你之见呢?”
  
      “不如应下曾国藩所奏的裁军之事,但只是裁撤老弱病残之部,湘军之精锐仍然需为国尽忠,这不仅可使江南平静,更可为户部省下许多钱粮,”贾帧慢条斯理得说道,“江宁城中有着洪秀全搜刮来的金银,可曾国藩一直说未曾见到,一直欠着军饷,似乎也很不妥当。”
  
      “户部还没钱吗?议政王?”
  
      “回太后,两广的税收拿过来,刚刚付了洋人的军舰款,宁波府的税银都是就地采买洋人的枪炮,两江刚刚平定,自顾不暇,曾国藩也一直说将两江税收就地用于各地重建,这自给自足,尚且不够,怎么还有余力支付淮军的军饷,”恭亲王有些无奈,“各省的厘金收上来,还没暖手,就又出去了,旧年的黄河水患,山东民变,还有山西大旱,都是要流水般的银子放出去,国库转眼就空了,幸好,天津、上海二处商贸众多,收了许多出口的银子来,京中官员的俸禄如今就靠着天津一地的税也够了,上海那边,已经让李鸿章就地把二百万两银子解到江宁去了。”
  
      “哎,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太后喟叹,“当年我在后宫之时还以为国朝富有四海,岂能没钱?必然是底下当差的人不尽心,如今垂了帘,才知道,这家不是这么好当的,议政王,实在是难为你了。”
  
      “太后谬赞,奴才不敢当。”
  
      “你当得起,沈兆霖走了之后,这同治通宝得了吗?”
  
      “已然得了,京中一半的俸禄都是用银元支付,只是似乎百官们颇为不满,觉得还是银子实在些。”
  
      “这不是闹着玩的,户部要给个章程出来,将来自然都要用银元来俸禄了,不是为了别的,这钱息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太后虽然不懂金融,但是也知道日后的美元霸权主义,“这成色不能变差,该是怎么样就要怎么样。”
  
      “是。”
  
      不过似乎也不能滥。明朝的宝钞结局之悲惨,太后是知道的,不过如今的不是纸币,这个担心怕是还不用。当年肃顺整顿户部,如今倒是留下来了一个好摊子,“内务府明年给内宫的俸禄就都该做银元吧,议政王,从本宫和皇帝这里做起。还有。外头有些御史上折子说什么海军靡费银钱,海疆无人住之,实在是浪费,这话我就听不得!”太后有些怒,“建海军此事不容再议,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大建!这几个科道官儿,一并贬了出去,日后定下规矩,若是再有人非议海军者,无论何人。一并贬官!”
  
      “嗻。”
  
      “大家瞧瞧,贾阁老的主意怎么样??”太后见众人默然不语,就开始了点名,“文祥,你的意思呢?”
  
      “贾阁老的话在理,奴才没有意见,只是为了保全忠臣,曾国藩不宜再领军,或是再呆在江宁了!”
  
      。。。
  
      “这不是削藩吗!”曾国荃怒喝道,千里之外。军机们什么个意思,没过几日,江宁城中的兄弟二人就都知道了,“大哥你也真是。”曾国荃对着曾国藩抱怨道,“之前朝中就已经驳回了你的裁撤湘军折子,怎么才过了几个月,你又要上折子了,就算要裁军,也该朝中话才是。你怎么上赶着说这茬子呢!”
  
      “老九,你还是不懂,”曾国藩摇摇头,“江南各地都已经没有逆,咱们有这么多军队,谁坐在军机处的位置,谁都放心不下,这次叫人进京打通关节,军机处的几个人,就连门都没让咱们的人进,这说明什么?大家都忌讳着咱们呢,为什么忌讳,无非是咱们手里有兵,你说的没错,这就是削藩,可你大哥我还不想做吴三桂,这一点你要给我记牢!”曾国藩提高了声音,话语里全是警告。曾国荃愣了愣,连忙摆手,“大哥你想到那里去了,我就是这么觉得,咱们千辛万苦把逆给平定了,就这么二话不说,就被削了军权,实在是不甘心,没有别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