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铸清华 > 八十三、两处齐发 五

八十三、两处齐发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醇亲王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一点,慈禧太后临行之前对自己所说,“要找一个得力的帮手来帮着你当差做事。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原来是找了肃顺回来,他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这会子终于平稳了下来,轻松之余却还是有些不忍,这些八旗宗室,接下去就没什么讨好了,片刻之间他想了许多,起身朝着肃顺拱手,“六哥远道而来,不曾远迎,实在是罪过,”他朝着身后的椅子一让,“请坐这里。”
  
      这是明显要让出主导之权,肃顺是很跋扈,脑子却是不糊涂,这是监国的位置,轻易可以坐的?没瞧见醇亲王的五哥老五太爷惇亲王都坐在下头吗?他摇摇头,“王爷的位置,我不敢坐,这里头是您做主,我只不过是当个急先锋罢了,”他看了看,瞧见了第二张椅子空着,第五张的椅子也是空着,第五张是最中间,最面对下面这些人的位置,他当仁不让,坐了上去,闪电一样的眼神扫视众人,许多人低下头不敢和肃顺对视,“我是流放到了广西,可这死灰也有复燃的时候儿,怎么滴,就许你们在京师里头闹的乌烟瘴气的,就不许我回来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怪眼一翻,“也有二十多年了吧,宗室,八旗,还是这么的混帐!”
  
      打人不打脸,这话一下子得罪了所有人,几个年轻的国公,许是没有见识过当年这位说停放丁银就停放丁银,说八旗都是混帐的前任权臣的厉害,出声讽刺,“论起来,你也是八旗宗室,更是黄带子,那你自己个岂不是也是混帐之一了?”
  
      “我自然是混帐,却比你们要强一些,”肃顺对别人的挑衅之言满不在意,“只是今日我得了权,你们就要听我的,这是没法子的事儿,”他从袖子里拿了圣旨出来,递给了边上的苏拉,“来来来,”他一挥手,“把这个旨意读一读,大家伙都跪下听旨吧。”
  
      除了醇亲王是监国,不需要跪之外,其余的人无法,只能是尽数跪下,圣旨很短,只有几竖字,“命肃顺为都察院左都御史,监察百官,兼任八旗改革监督官。”
  
      肃顺施施然的站了起来,“听清楚了?”他把苏拉手里的圣旨拿了过来,“你们这些废物,这么多年,还是看不清世事如何,在这里做一些倒行逆施的事儿,好了我也不和你们废话,没有那个闲工夫,”他一声大喝,“外头的人都进来!”
  
      外头进来了许多侍卫,肃顺坐在位置上悠悠的说道,“刚才不知道是哪一个家伙,说的很好啊,八旗乃是祖制,决不能改之,”他一拍手,“太对了,这话说的在座管着八旗的各位,都驳不出一个字儿来,可这祖制,八旗设立起来,也不是叫大家伙吃干饭的呀,大家说是不是啊?”
  
      殿内的人面面相觑,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奕询的脑子最灵光,他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脸色大变,“你!”边上的那个花白头的人也脸色惊恐起来,“肃老六你要做什么!”
  
      “出则为兵,入则为民,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八旗制度,现如今嘛,大家伙嚷嚷着要恢复祖制,监国王爷当面,也不好不维护这个体统,”肃顺悠然说道,“既然要这么忠心报国的,也不愿意当普通的差事,那么,”他如同鹰隼一样的眼神眯了起来,“都参军作战好了。”
  
      满洲人运用此军事组织制度建立了清朝。在平时,人们从事耕作、狩猎等活动;在战时则应征为兵。
  
      殿内的人鸦雀无声,似乎都被肃顺的一席话惊呆了,这些手不能挑,肩不能抗的人前去作战,就是直接上吊,也不见得像在战场上死的快,那个花白胡子的国公哆嗦着嘴,“肃老六,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肃顺对着这些人的反应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了,果然是半点长进都没有,“你们这些起子,不是要恢复祖制,保留八旗吗?可以啊,太祖太宗皇帝设立八旗的原本之意,就是为了增加兵源,如今虽然新军不老少了,可是呀,前线缺人,巴巴的把冯子材这个七老八十的人起复,带着一群农民去打仗送死,这是闹着玩的吗?咱们八旗的老少爷们也都是胯下有卵子的,这种忠君报国的事儿,怎么能这样就干看着别人当英雄呢?总是要亲自去上一上的,新军人不够,招兵就先紧着八旗英雄们好了,”肃顺摸着胡子冷然说道,虽然二十多年过去,可这被称之为“阎王”的模样架势,却是一如既往,可见南海的风浪未曾让肃顺改变了什么,“大家伙当然是不懂军事的,可拿起枪总是会的嘛,遇到了法国人,若是打不死,径直扑上去咬就成了,拿出在宗人府门口撒泼的架势出来,绝不至于输给了法国鬼子。”
  
      他一个人自说自话,只是惊得下面的人尽数胆寒,形式比人强,肃顺敢说这样的话,必然就有他的仰仗,他昔日就是最痛恨八旗子弟,说出了“八旗都是混蛋”的话儿来,他落魄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拍手叫好,说这是现世报,居然敢革了八旗的丁银,活该如此,这会子前度刘郎今又来,正是要大报仇的时候,没人能够避免的了的,那个花白头的国公扑通跪了下来,跪在肃顺的面前,却是喊着后头醇亲王的名字,“七王爷!七太爷!您可是皇上的亲阿玛啊,这大清的江山,可不能毁在这肃顺的手里,您说句话!说肃顺这是矫诏!绝没有把大家一股脑儿去送死的道理啊!”
  
      殿内的人齐刷刷的看着端坐在万里海波旭日高升图前面的醇亲王,肃顺眉毛一挑,转过头,看着高踞于上的醇亲王,如今的监国的意思。醇亲王不忍的闭上眼,他想到了在养心殿和慈禧太后的一席话,又想到自己和福晋说过有关于明太祖和儿子朱标所说的话,思绪万千,但只是片刻之间,他的双眼随即睁开,眼神之中尽是坚定之色,“肃顺的意思,就是本王的意思。八旗的事儿,今天必然要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