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铸清华 > 八十四、风云再变 二

八十四、风云再变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慈禧太后的圣驾已经从上海出了,接下去她先乘坐船只到了武昌,在此换乘火车,从武昌出的铁路四通达,北上去河南开封,东边到了庐州,东南角沿着长江把铁路修到了九江,只是秦岭和巫峡实在是太过于险峻,西北方向的西安已经西边的四川重庆还未有铁路相通,但是四川省内已经有了一些小规模的铁路,这些铁路将来可以成为铁路网的组成部分,倒也不可小觑,慈禧太后的专车沿着湘江慢慢的南下,这个时候的火车当然快不到那里去,不过既然是慈禧太后的御驾,那么舒适度自然是很够的,慈禧太后歪在软垫上看着左宗棠的奏报,有关于南北洋水师的损失情况,她的脸色有些凝重,看来这个大胜之后的自身损伤,十分的惊人,以至于慈禧太后都觉得有些不忍,“罢了,”她放下了折子,对着荣禄和王恺运说道,“能够全歼法人北约舰队,这已经是威震天下的大功了,些许船只人员损伤,我也只能是留着想日后把船只补回去,把战死士兵军官的家属抚恤好就是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军舰船只的问题倒也好说,”王恺运说道,“我南洋水师造船的技术大部分都是由法军而来,制式相同,缴获的法**舰除却几艘无法修补的之外,其余的军舰都可以为我水师所用,这里头,算起来,还是法国人亏了,我们把木质军舰换了法国人的铁甲舰来。”
  
      “他们自然是亏大了,”慈禧太后望着窗外的夜色,这个时代,没有霓虹灯,也没有电,所以外面的夜色是静谧无比,半个月亮从乌云之后半遮半掩,撒着春天的清辉,“北越舰队全军覆没,我就算把南洋水师都打没了,也足够称之为大胜。”
  
      这次海防港大战的胜利,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标志碑的胜利,之前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国力衰弱,无法和西洋诸强在军事上予以抗衡,你那个什么,八里桥之战,无非是以多胜少,占据了主场优势,算不得什么,而且作为还是中古时期的军事集团战胜了近代的军事技术,这原本就是一种倒退,而且也只能是一种概率极少的情况生,英法两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候的海军横扫中国海域,这就很形象的说明了,工业革命之后的西洋军事力量不会因为一次小小的战役失败而得到否定,那么接下去,就是关于清俄之间关于北海之间反复的争夺,可笑,俄罗斯在西伯利亚的军事力量只能是更为落后,根本不能代表西方列强的真实战斗力的,虽然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有些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西洋人开始认为,在6军上,中国人靠着人海战术,不惜挥霍战士们性命的前提下,一定程度上可以和西方人抗衡,这一点在之前的越南北圻几次战役之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但是在海军上,很显然,中国人还远远不够格。
  
      天津教案,法国人的远东舰队就已经北上威胁过中国,在这个时候中国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只是把自己的怒气先后撒给了西班牙和日本这些海军军备不够强的国家,显然,中国人的海军,是远远不能够和法国人相提并论的,就算他们的军舰都花了重金购买而来的。
  
      法军海军部的前任部长在北洋水师的一单大生意被德国人抢走的时候,曾经无不酸溜溜的说道,“海军的建设是需要数以百年,数以几代人的时间才能够建设齐全的,现在中国人的确是有钱,但是有钱不一定能够建设好海军,单单从他们的名字就看的出来了。水师?试问有哪个国家的海军还称呼为水师呢?可见中国人只是想要固守自己的海防线,绝不会企图建立远洋舰队,当然,他们也建不了。”
  
      这些偏见只能用实力去打破了,没错,百年海军,不是这么二十来年就办的起来的,可法兰西海军部的这位前部长忘了最紧要的一点,那就是中国人做事,从来的上有所好,下必从焉,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凡事只要是上头的人重视了,在中国,永远会花最短的时间,最好的资源,最多的金钱人力来造就这件事。水师是朝廷的头等大事,把钱袋子看的无比牢靠的宝鋆,也不敢在水师这里有什么克扣的地方。
  
      新军出击北圻,逼退法兰西的正规军,已经是足以称雄了,而两洋水师合璧,更是全歼了法军北越舰队,将南海海域上成建制的外国海军力量一扫而空,这个时候,谁敢说中国海军没有用?只怕是最狂妄的法国人,在面临这样的苦果之下,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成人,中国人的水师,的确已经是成为了世界级的强者。
  
      不仅仅是荣禄和王恺运,其余的军机大臣包括随行的郭嵩焘也都在此处,车厢里头不必宫殿宽敞,只能是分成两排坐在长条椅子上,听着慈禧太后说道,“这眼下是胜了,但是法国人的援军已经过了马六甲,”这个时候慈禧太后还是十分庆幸自己的好运,如果再动晚几天,说不定法国人的北非舰队援军赶上来,到时候全军覆没的是南洋谁也未可知,可见天命垂怜有备之人,“北非舰队的船只还不如北约舰队的多,吨位大,只要提高警惕,怕是不会让法国人得了便宜去,6军上,他们的人数也不见得很多,接下去的战事,只怕有的打,不过今个我倒是想要问一句,大家伙是什么意思?打仗是不可能持续打下去的,战争只是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接下去,大家参详参详,法国人会不会继续和咱们打仗,还是要再等等?”
  
      大家伙都有些奇怪,咱们这位西圣爷,最是果断强硬的,对于外国人,素来亲近德奥两国,这是平等的交往,对于英国么,身段十分柔软,但是对于其他国家,素来是不会留什么余地的,如今正是大举进攻的时候,怎么,要准备议和了吗?
  
      莫非圣心有了些转圜?几个人心里顿时想起了什么,庆海是分管理藩院的,法军想要越南,他是最有言权的,“奴才以为,这要看法人怎么个意思,如果法国人能够把越南让出来,和咱们大清保持友好,最好是签订一个条约,说明两国交好之意,那么和谈自然可行,现在法国人新遭遇了败仗,气势受挫,说不定越南的事儿能够迅的解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