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铸清华 > 八十六、尴尬之人 七

八十六、尴尬之人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厂子里头,不是就靠着蛮力干活的,”小三子休沐回家的时候听街坊这么一打听,不由得微微一笑,点点头承认了这件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三子不过是在洋灰厂工作,干的活和以前一样,自然这工钱也没什么区别,可如今的精气神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回了家,换了干净的棉布衣服,就坐在梧桐树下吃晚饭,脸上透着一股自信之色,“认字,这算不得什么本事,但是如果不识字,将来别的手艺活就没法子学会,若是进了工厂,也只能是拿工钱最低的一种工人,日后也没有什么进步的机会,厂子里头最喜欢的就是有力气,有文化,然后学点技术的人,这样的人,在厂子里才能干的好,干的漂亮。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说到这里,他家的房内出来了一个穿着青布袍子的年轻媳妇,端了一壶茶来给小三子,见到街坊都在,虽然脸有些微红,但还是热情大方的一一打招呼行礼,大家的心里十分的艳羡,小三子如今真算是了,这些媒人最是眼尖手快,这才多久?媳妇都已经娶进门了,半瞎眼的老娘在家里头也成了老封君,要知道如今四九城没媳妇的男的不少,怎么就先轮到小三子了,接下去难不成这工厂里头的工人都要畅销起来了?有姑娘的街坊心里头在盘算着,接下去是不是要让三街口的刘媒婆着意打听着几个在工厂里上班的小子?有这么一个铁饭碗,将来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洋灰厂那里虽然脏了些,可爷们脏一点,回家了不是家里头有人伺候着吗?错不了。
  
      小三子正准备再说什么,四合院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原本围着小三子的街坊邻居们,顿时转过了头,原来外头来了两个片警,片警的头上带着一个大盖帽,身上穿着石青色的贴身制服,肩膀上的小星星熠熠生辉,穿着皮靴,绑着高腿,腰间挂着一把刀,还垂着几个亮闪闪的铁环,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小三子连忙站了起来,排开众人,甩了甩袖子,“哎哟,张爷,王爷,今天真是难得,贵脚踏贱地,蓬荜生辉,”他爽快的请了一个安,这个时候街坊们又是眼红了起来,小三子以前是半句话憋不出什么屁来了,进了厂子,有了身份,如今面对这些街面上最厉害的警察,也是对答如流毫不胆怯,“快请上座,”小三子行云流水的挥着袖子,“请上座,喝一杯茶,热热身子。”
  
      “不了,不了,谢您的情,我心领了,有差事在身上,”那个被称之为张爷的人左脸颊有一道极深的刀疤,像是蜈蚣一样蜿蜒爬在了脸上,街坊里头几个三大姑八大姨看着心里直冒冷汗,所幸这个被称之为张爷的警察颇为和蔼,显然也认识小三子,“今个就不喝茶了,改日来恭贺你有了这个铁饭碗的好差事,今个瞧见你这里头热闹,所以来问您打听一个人儿。”
  
      “张爷请吩咐,街坊邻居都在这里,什么人,若是我不知道的,大家伙也一定知道。”
  
      “有个叫黎什么的?”张爷憨憨的说道,他皱着眉想了一会,还是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王老弟,是叫黎什么?”
  
      另外一个警察颇为白净,看上去也斯文些,几个八卦的女性已经上下扫了他好几眼了,他听到张爷说道,微微一笑,“张哥,是叫黎道源。”
  
      “对,对,对,”他拍了拍脑袋,骂了一声,“他娘的,我这个猪脑袋就是记不住,黎道源黎道源,就是这个名儿,他娘的,这名字倒是文绉绉的。”他问小三子,“认识这个人吗?听说就住在这东安营里头。”
  
      小三子有些迷糊,“没听说过左近有这个人,黎姓倒是有几家,住的都挺远。何况也没有这个名字的。”转几个过头问了几个街坊,大家伙都是摇头,显然不记得有这个人。
  
      张爷有些失望,“这可是上头交代下来的,”他对着王姓警官摇摇头,“若是找不到,咱们可是要吃刮落!”
  
      “倒是有一户姓黎的,”边上一个吃瓜的大妈犹犹豫豫的说道,“就住在后头巷子里。”
  
      “可是真的?”张爷喜出望外,他脸上的蜈蚣伤疤顿时充血,似乎是活了起来,“有这么一户人家?”
  
      大妈显然有些畏惧这位张爷,哆嗦着不敢说话,小步的往后挪着,小三子连忙劝住,“这位张爷虽然是面上凶悍了些,可最是佛心的,前几日东边的马掌柜被人在大街上抢走了钱袋子,还是他追了几里路把那个小偷给抓住的,脸上的刀疤可不是一般的刀疤,是昔日圆明园平叛留下来,被贱人们砍伤了,瞧着是伤疤,其实是最要紧的勋章!就是宫里头的主子,见到张爷也是要点头赞扬的,别说咱们这四九城的冯大人了,更是称张爷是老弟,这位仗义忠肝义胆,是错不了的。”
  
      “哎哎哎,瞎说什么,”张爷摇摇手,“以前的事儿,就甭提了,就说这个事儿吧。这位大姐,可真有这一家人?”
  
      那个大姐壮了胆子,朝着张爷微微一福,“回张爷的话,是有这么一户黎姓的人,就在后头几排房屋里头住着,听老人们说,已经是住了好多年了,家里头还有个什么官儿当着,每年都有不少银钱入账。”
  
      “哎,这么说起来,是有这么一户人家啊。”边上花白头的驼背老者恍然大悟,显然也想起来了这户人家是谁,“只是却不知道他家的名字儿。”
  
      “是姓黎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什么名儿的人,家里头就一个老母亲,还有一个老仆,素来是和大家伙不往来的,似乎以前也殷实过,吃穿气度和咱们老百姓人家不一样,他家的小子大家伙倒是是常见的,”大妈喜滋滋的说道,说到八卦的事儿,什么胆怯也不惧了,“虽然不偷鸡摸狗,但也是游手好闲的紧,不像咱们的小三子,孝顺懂事,如今还有了好差事,那个小子老大不小了,连媳妇都没娶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